书记信箱校长信箱>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广西师范学院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资讯>老茶馆

老茶馆

土二嫂

文章来源: 作者:邓朝官 发布时间:2015年10月19日 点击数:166 字号:

     每个人对故乡的印象都不一样,而我对故乡印象最深的便是村中心的那口古井和一棵参天橄榄树,还有土二嫂。

    现在村里的人都搬到了新房住,在新房旁也都挖上了新井,只留下那一口孕育了几代人的古井在村中心孤独地高傲着,旁边的水泥地也长满了青苔,这些青苔像是岁月留下的痕迹,又像是历史书上留下的典故,人们路过的时候会看上一眼,或者几眼。我不知道那棵橄榄树有多大,只记得曾经和小伙伴们说过:“这得要多少个我们才能抱得过啊?”在我记事的时候,橄榄树的根部有一个被蚂蚁嚼出的大洞,它足可以容下一个小孩。当时我们经常笑那个没有妈妈的男孩福贵,说他是从树干里蹦出来的,现在想想觉得甚是幼稚。后来才知道他妈妈刚把他生下就去世了。

    这几年我一直在外地上学,可是每次我回家过年,刚踏进门口不久,门外就会站着个女人,背上背着个黄毛小子,对我说:“回来了。”好像她见谁都这么说,父亲母亲从广东回来时她这样说,哥哥姐姐们回来时她也是这样说,村里的人只要是从外地回来的她都这样说,仿佛她只会说这一句话似的。家里不懂事的小孩会说:“土二嫂又来了。”为什么会叫她做土二嫂,因为她不是本地人,不会说家乡话,最主要的是她没上过学,不识字,好像还有点智力问题,所以村里的小孩都这样叫她。

    “嗯。”我总是这样回答,然后上下打量着她,还是和以前一样剪着个男人头,单薄的衣服隐约看到胸部耸拉的下垂着,穿着双破旧的拖鞋,脚趾的裂缝里有黑色的污迹。她低着头眼珠向上看人,眼睛转来转去,像是个夜间出来觅食的老鼠,一边寻找食物,一边提防着危险。相比之下她背上的黄毛小子可比她大胆多了,眼睛直直地看着人,一点都不害怕,或许在他眼中,一个在外读书的人回到家在他眼里都算新鲜事。可是不难看出,也一定看得出,她和她的孩子都营养不良。 

    我问她背上的是她的第几个孩子,她没回答,不知是不懂怎么回答还是不想回答,可能是连数到三都不会。之后听人说是第三个,大女儿已经六年级了。我给了她一包零食,没过多久她就走了。通常这个时候村里的人还会问她三个问题,“你阿二呢?今天买菜没有?你怎么不去干活?”

    “去干活了。”她不加思索地回答第一个问题。回答第二个问题时她会把目光撇向一边,略显尴尬的说:“没有。”如果当天买菜了她就会提高几个分贝目光坚定地说:“有,阿二今天早上去买了。”然后微笑着看向别人。当问到第三个问题的时候她就说不出声了,总是支支吾吾的应承着,随后在众人的欢笑声中离去。她走后人们总是议论说,不知她是真傻还是假傻,什么活都不用干,家务活也不用干,整天在村子里逛来逛去。也有人说:“按我说啊,就没一个人有她聪明。村里最幸福的女人就是她了。""对对。”可是也不用了多久,她就淡出人们的视线与嘴边,这个问题他们是不会聊得多久。

    我不记得土二嫂来到我们村有多长时间了,好像有十多年。听说她是被人卖到村里,也听说是别人做媒来的,但是怎么来的已经无关紧要,她现在已经属于这里,而且她也乐于在这里,好像她的世界也就只有这条村子那么大而已。十多年前,那时的我也和现在的小孩一样,讨厌着这个嘴馋、说话支支吾吾、剪着个男人头的“怪物”。

    记得她刚到这的时候,眼睛比现在还快,时常提防着,好像村子里的人要吃了她似得。有那一段时间,我们几个小孩一放学就会围着她转,一边笑一边骂着她,而她也毫不示弱,总是瞪着眼睛看我们,然后用我们听不懂的家乡话回应着。而那时,家里的大人总是偏向我们这一边,见到她和我们争吵,总会说上一句“一个大人,跟小孩这样计较,害不害臊?”她就会闭上嘴,瞪着大眼睛看我们,大人一走,她又大骂起来。有时我们会动用“武力”,几个人拿起石头子、瓦片、泥块躲在村子的屋角来打她,在我们看来,她是不敢还手的,因为我们的上面有大人,再加上用石头打比较危险,她应该不会还击,但是我们都想错了,她扔的石头比我们的大,比我们的猛,当时我们并不觉得害怕,反而觉得有点刺激,直到有个小孩的额头被砸出了血,这场“硝烟”才宣布结束。

    在村里,每家每户都有个菜园子,菜园每天为村里的人们输送着新鲜的蔬菜。土二嫂刚到的时候她的婆婆也想教她种菜的,只是她对这个陌生的村子还存在着很大的抗拒心理。当她婆婆教她的时候她连她婆婆都打,把手臂都打肿了,邻近的几个大人也拦不住,说她生猛得像头牛,后来,她就再也没进过菜园了。但是她居然能和阿二相处下去,并且很融洽,大概是阿二对她太好了吧。

    听说她的第一个孩子生下来后她不会照顾,没满月的时候洗澡给淹死了。我只是惋惜地不知说什么,还能说什么?

     她的娘家人都安在,阿二说那是一个山清水秀、人杰地灵的地方。本来阿二是没打算去的,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收完水稻就和她回娘家,以后她缝人就支支吾吾地说:“过几天回娘家。”人们会反问她:“谁说的?谁会送你回去?”她会把脸侧着斜视对方说:“阿二,阿二说的。”“骗你的,你个傻瓜,不可能送你回去的。”人们哄笑着看她的窘迫。那个秋天土二嫂加入了收割的大军,水稻收的比预期快了很多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干活,也是唯一次。水稻收完阿二不知是什么原因没能陪她回去,她背着孩子把家里的钱全部拿了,一个人没有方向地离家出走。

    阿二和她的家人给急坏了,跑遍了整条村,遇到人就问,有的说没看见,有的说早上还在这呢,下午就没见人。后来寻找的范围延伸到了附近几条村,一无所获,就差报警了。人们不担心大人,但是怕小孩挨饿。三天后在镇上找到了她,奇怪的是小孩没被饿着,她身上的钱也没有丢,阿二终于陪她回了趟娘家。

    今年回家,在村口的十字路口碰到土二嫂,她看到是我后“哇”地一声哭了出来,把我吓一跳,加快了回家的速度。我把经过告诉奶奶,奶奶说:“你怎么不问她怎么回事?”我说我不敢。人的恐惧大多数来源于黑暗,我害怕半夜突如其来的事情,而且还是那么捉摸不透,所以我不敢停车,不敢问。事后,才知道是阿二晚上没有回家,土二嫂出去寻找,看到我是想求助,“哇”地一声更显可怜,像是在大海中间突然捉到的一根稻草一样,我后悔没能停下车来安慰一下她。那天晚上,在人们的极力劝说下她才回到家里休息。第二天天还没亮她就起床找人了,原来阿二收工之后和几个同村人在赌摊上赌钱被捉了,家人把阿二给赎了出来,劝他不要赌钱了,而他却回答:“不赌你帮我养老婆儿女啊?”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赢钱,但我知道这种投机取巧的事是不会长久也不是一个好的生活方式。

    土二嫂家没有电视,她总是跑到别人家去看,但是人家又嫌弃她不给她进门,所以她只能站门口看,不知道她看懂电视里说了什么没有,只是一站就是一下午。再后来她站门口也遭到了别人的嫌弃,索性把门给关上了,于是她站到窗口看,结果是窗户也关上了。

    后来就经常看到一个剪着男人头,背着个黄毛小子的身影在村里走来走去。眼睛瞄来瞄去,不知是觅食还是提防.......应该是觅食,因为她已经不用提防了。

    村中心的古井还是和以前一样,源源不断地供应着新鲜的泉水,只是那个大橄榄树只留下了光秃秃的树干,和村里的电线、网线、电话线相互映衬着,仿佛一张巨大的蜘蛛网,网下土二嫂在游走着。

 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