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记信箱校长信箱信息门户(校内)>学校主页 欢迎光临广西师范学院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资讯>光阴撷趣

慕莲日明

文章来源:宣传部 作者:刘雯 发布时间:2015年11月28日 点击数:423 字号:

    莎士比亚说:“真实爱情的途径并不平坦。 ”今天,就让小编与大家一起抛开喧嚣,共同走进慕莲与日明的生活,一起投入一段跨越60多年的爱情故事······

 

    慕莲今年90岁,她和日明结婚的时候是28岁,日明是四年前走的,他们在一起58个年头。

    1926年,慕莲出生在辽宁一户书香世家。为了从小让慕莲接受教育,父亲不惜辗转上海、南京、西安、四川、北京多地。在战乱中,慕莲一路迁徙一路读完了小学、初中和高中。1946年10月,慕莲来到了心往已久的北京大学,就读于中国语言文学系。1949年慕莲大学毕业,赴沈阳博物馆北平筹委会工作。两年里,慕莲由于工作调动,先后到北京华北大学教育系、四野南下工作团进修学习、49军青年军政干部学校任助教。1950年,慕莲又因工作原因,来到刚刚解放不久的广西,这一呆,就成了永久。

1949年,慕莲和同学在北大未名湖留影

 

    1953年慕莲成为一名解放军,在广西军区文教办公室工作,同时也是《民兵报社》的编辑,也就是此时,她认识了同在广西军区政治部工作的日明。那时日明是刚刚从东京大学留学归国的高才生,会说日、英、德、希腊、西班牙、拉丁语六国语言,正是风华正茂之时。和其他军区内的同事一样,慕莲仰慕日明的才华。日明由于六国语言的特长,受到军区领导的重视和众多姑娘的垂青。眼瞧着英俊的大才子日明被别人“哄抢”,此时慕莲坐不住了。

    慕莲开始制造和日明交流的机会。慕莲任办公室组长,经常和日明有工作联系。日明刚到工作岗位,斗志昂扬,一番干劲,慕莲常常借加班为由,和日明留在办公室。两个人不说话闷头工作,时常忘记时间忙碌到深夜。偶尔,慕莲也会以工作中的微小纰漏为由批评日明,日明性子绵,规规矩矩认领慕莲的批评。

1953年,日明和慕莲相识,右二为日明,右四为慕莲

 

    过了一段时间,慕莲发现日明并不能体会她的刻意“陪伴”和“批评”,慕莲瞅着身边对日明示好的姑娘,决定占抢先机,向日明发动更加猛烈的攻击。慕莲是北方姑娘,性子泼辣、品性耿直,挑了个清闲的日子约了日明直抒胸臆。日明被慕莲的这一举动吓住了,怔怔地站在那里,慕莲非要个答复不可。日明难为情地表露心声,慕莲的性情洒脱、豪爽泼辣,正是吸引他的地方。

    日明和慕莲开始了“地下恋情”。慕莲是北方人,口味偏咸。一日清早会操完毕,日明站在慕莲的窗户边小声呼喊慕莲,慕莲伸头一看,日明拿着一个手绢,手绢里包着牛皮纸。慕莲兴奋地跑下楼,日明说,我给你拿好吃的东西。慕莲说,你能有什么破东西给我。日明摊开手中的牛皮纸,露出白白圆圆的汤圆。日明说,你尝一下,不一样的。慕莲吃了一颗,在嘴里嚼着,乐不可支,居然是肉汤圆。日明捧着牛皮纸袋,看着慕莲吃完了肉汤圆。

    1956年慕莲和日明在柳州结婚。转业复员后,他们到宜山地委干部文化学校任教。那时正值“文化大练兵”,慕莲和日明作为当时稀缺的知识分子,除却工作之外,他们还在干部业余文化学校任教,帮军内干部扫文盲。

    由于兼任两份工作,慕莲和日明几乎没有假期,不分昼夜地忙于工作、教学。生性“不安分”的慕莲可不喜欢这种循规蹈矩的生活,她要给生活来点颜色。他们在干部学校任教,和其他干部一样着军绿色军装,慕莲极喜欢海军的藏蓝色军装,索性将仅有的几套旧军服拿出来蜡染了两套蓝色的衣服。干部学校假期允许穿着便装,慕莲便拉着日明穿着蜡染的新衣服,招摇过市。谁曾想,这一举动被干部学校的同事看见,斥责她的这一举动,要求将旧军服重新还原。慕莲白了他一眼,你管得着我穿什么衣服吗?

1956年,日明和慕莲在柳州结婚

 

    之后,“文化大革命”爆发,慕莲和日明作为知识分子开始接受改造。根据学校统一安排,慕莲和日明到农村搞“四清”,与贫下中农同住、同吃、同劳动,也就是在那里,慕莲和日明度过了一生难忘的“三同”岁月。

    慕莲和日明的帮扶对象是一个寡妇,以及三个未成年的孩子,“脱贫”的工作几乎全部由慕莲和日明承担。慕莲和日明每天翻过两座山头打柴,来回六趟,打回来的柴供村里的生产队使用。面对极强的劳动压力和身体的病痛,两个人一见面就抱头痛哭。有一次日明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包牛皮糖,他悄悄塞给慕莲,让慕莲在劳动的时候吃一颗缓解压力。慕莲将牛皮糖装在贴身的衣服里侧,结果鼓鼓的衣服被人识破,慕莲谎称得了病症,在上山打柴的途上,一路含泪一路吃完了牛皮糖。

    一次吃饭,餐桌上有鱼,不出几分钟鱼肉便被一抢而光。寡妇和三个孩子分明未吃饱,将盘子里剩下的细小鱼刺嚼碎了拌饭吃。寡妇叫日明吃,日明不吃。寡妇取笑日明,日明难堪至极,饿着肚子离开了餐桌。日明和慕莲大哭,慕莲安慰日明:活下去,一定要活下去。

    文革结束后慕莲和日明回到教育学院教书。日明发挥自己的语言特长,任第一任外语系主任,慕莲任图书馆馆长。慕莲和日明风雨飘零二十载,开始了安定的生活。慕莲和日明在这片安静的校园里,互相搀扶着走过了30多年。

    日明是2011年走的,他走后,慕莲就一个人独居,慕莲说闹腾了半辈子,她想一个人清静清静。

文革后,日明和慕莲在广西师范学院任教

 

    去年的国庆节,我去采访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太太。因为看到了句“你永远在我心中,日明”,我便夜不能寐,鼓足勇气去打扰这位90岁的老太太。我站在堆满了六国语言词典的日明的书房,看到日明生前的名片和奖章,看到慕莲与日明认识的1953年,看到慕莲在北大未名湖与同学嬉戏。我看到日明和慕莲互相鼓励走过那段与“三同”一起的艰辛岁月。日明走的时候,慕莲没有掉泪,对他轻轻地说,我身体好的很,你放心去吧。我还看到,慕莲谈起日明,平淡如常无关紧要,恍若日明仍在身旁,可随时令她差遣。我还看到,她挂的相片里写着“你永远在我心中,日明。”我两眼浸湿,这就是慕莲和日明的故事。

日明走后,慕莲写下“你永远活在我心中,日明”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